中国人的太极情缘
黄晶琳
        此处说的太极是我们用身体肢体语言来演绎中国文化的太极拳。我们中国老百姓对太极拳情有独钟,一如既往,究其原因就是这种世界上无与伦比最高境界的人类搏击术更有益于我们的身心健康。

毛泽东:打打太极拳。邓小平的太极拳好。自称“太极拳师”的商界奇才马云。中国人的太极情缘,以及世界各地的太级拳迷。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的太极拳是中国第五大发明。

穷则自强不息独善其身,达则厚德载物兼济天下!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没有苦寒,哪得梅花香;没有磨砺哪得宝剑锋!没有千磨万击还坚劲,咬定青山的不放松,哪有任尔东西南北风的气概!只有经过一翻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的坚持不懈以修身,才能齐家、治国、平天下。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这种以天下为家的家风家训放之四海而皆准。正所谓“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你看那树木花草,阴的根永远是往下扎的,阳的叶子总是向上迎着阳光生长的。然而它们阴阳互孕,使枝繁叶茂,树大根深,根深叶茂。张志俊陈式太极拳执古御今,大道至简,绝学无忧!

张志俊在实战交手中屡试屡胜,到打败日本空手道代表团,后闭关16年,号称太极闲人,潜心研究陈照奎老师的这套家传功夫架。得出的太极拳理论:稍节领劲入妙境,两头卷曲定乾坤。真正的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百世功,千秋利,万代名!是现代人的楷模。

正如1949年,毛主席站在天安门城楼上,面对全世界所说的那句话: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中国文化,其精神,是我们的民族之魂,他庇护着、保佑着我们的中华民族。

当年张志俊生了病为了保命学了太极拳,没想到在太极拳这条路上走出了一条蹊径。在那个腥风血雨的文革年代,为了继承陈照奎老师未完成的遗愿,张老师怀着对陈照奎师父的崇敬与深深师恩,几十年如一日,张志俊老师在前人宏观的太极拳理论基础上,在微观上精益求精使太极拳演绎的更加完美。太极拳,人类最高级的搏击艺术,我们要把最好的太极拳留给世人和后人。

太极拳来源于生活,取之于生活,用之于生活。
        附:太极拳起式养生功能及其在生活中的应用。
        俗语说:站如松,坐如钟,行如风。筋柔百病消。太极拳在习练中。通过身上每一处关节的对拉拔长,使我们的筋骨达到柔软,以祛病延年,行走如风。

太极拳起式运用在生活中由于你在行走站立中,两脚五指抓地,形成脚弓。一方面走路有弹性感觉到轻松了;另一方面,使脚下生根,不容易摔倒,此外,头顶百会穴领起,使顶天立地站如松。

人体每个脚趾都有相对应的器官。脚趾位于人体的末端,远离心脏,走路五指抓地可以增强足尖部的血液循环。使相对应的脏器得到保健反馈。

收腹、吸气、提肛,屈膝松胯,含胸塌腰,可以有效的提升内脏功能,治疗肛肠类疾病。拉伸我们的颈椎、脊柱,起到预防和治疗颈椎、腰椎间盘突出等病症的功效。

太极拳金刚捣碓,稍节领劲一开一合,顺逆缠丝,使刚柔相济,生生不息。

“我”深深的爱着你——太极拳,假使每一个中国人习练太极拳皆“百姓日用而不知”“百姓皆谓我自然”……让太极拳——熠熠璀璨的东方明珠,照亮整个世界……

国学机构联盟“常州三届国学经典教育论坛”征稿函
各位国学尊师、同仁、同道:
        文化代表着一个民族,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国学经典,其精神护佑着我们中华民族,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从1919年的五四运动到2019年的今天,百年中国,这些文化经典遭遇了什么?现如今我们的中国梦和这些经典又有什么关系?面对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经典如何法自然。
         一时劝人以口,百世劝人以书。你若精彩,取其华章,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文以载道武以安邦,和而不同,众志成城!全国国学机构联盟常州国学经典论坛欢迎各位老师赐稿!
为更好的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凝结民族精神,传承济世国萃。
        在2019年8月24一25日由中国德孝网全国国学机构联盟发起的“第三届国学经典教育论坛”江苏常州明德书院举办之际,根据论坛组委会决定,特向参会老师和同仁发出征稿邀请,参会交流发言并汇集编印成会刊,以论坛成果向庆祝建国七十周年献礼!
敬请各位国学同仁勇跃投稿为盼!
论坛组委会征稿组组长:
杨爱13572517829
副组长:胡建平13572091570
黄晶琳15091057080(微信)
会务咨询:徐艳15229096811
收稿邮箱:394809631、603089813@qq.com或微信发送至15091057080邮件标题注明
        来稿内部交流,以国学教育为主题,弘扬正能量,二千字左右,无稿费,赠会刊五本,组委会有修改权,作者有公开发表权。请留作者姓名、联系方式并注明参会人数。
        征稿限量,一人一篇代表作,热烈欢迎各方代表老师们投稿!力争各省市区皆有代表作!来稿截止时间:2019年8月8日。
常州国学经典教育论坛组委会
                二O一九年五月十四日